新宝6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学生发展 >
跨度十年的三次大庆中小学心理健康调查(图)

  2015年,主要是“独生子女”习惯不良、抗挫能力差等问题。此时,单亲家庭学生平均比例为14.65%,留守学生为14.51%

  2017年,学生逐步走进心理辅导室,心理健康状况有很大改善,心理健康教育课逐渐成为最受学生欢迎的课

  目前我市中小学校心理辅导室已实现全覆盖,且每个心理辅导室配备至少一名经专业培训的专兼职心理辅导教师。这种做法,省内实属“NO.1”。

  大庆市中小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于二十世纪初起步,从最早不知学生“怯场”为心理问题,到如今“一片大好形势”,除去国家大背景、社会大环境的春风,有一个人可谓功不可没。

  他,就是单松涛,教授,大庆市教师进修学院心理健康教育指导中心主任,黑龙江省心理学会常务理事。

  小学8所:大庆石化第一小学、大庆石化第七小学、大庆市西苑小学、大庆市第一中学附属第二小学、大庆市直机关第二小学、肇源县第一小学、肇州县实验小学、红岗区杏树岗镇金山堡小学

  初中10所:大庆市第五十七中学、大庆市第四十六中学、大庆市新潮学校、肇源县二站镇中学、大庆市第二十三中学、大庆市第四十二中学、大庆市第五十二中学、大庆市大同镇中学、杜尔伯特县连环湖中学、大庆市第十九中学

  高中7所:大庆市第四中学、大庆市第一中学、大庆市铁人中学、大庆市第十三中学、大庆市建设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林甸县第一中学、肇源县第一中学。

  早在1993年单松涛就开始着手做大庆市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工作,他通过三次前后跨度长达10年的大调查,真实地反映出了我市中小学心理健康状况。

  单松涛在三次全市青少年心理健康大调查的基础上,探索推动大庆中小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完善全市中小学心理健康辅导室落实细节、助推编制统一教材、聘请专家做培训……越来越多的心理辅导室建立起来,越来越多的孩子甚至老师走进心理辅导室,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心理辅导走出偏见和理念的误区……

  采访时,单松涛说,他不是一个人,其实有很多人为此做出了贡献。而更重要的是,近年来国家、省、市相关部门对这项工作越来越重视,才有今天的成果。

  他做过三次调查,分别涉及中小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心理健康教育现状,以及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开展情况——

  第一份调查报告《大庆市中小学生心理健康状况的调查与思考》于2008年出炉。那一年,在市教师进修学院的支持下,单松涛对我市中小学分城市、县镇、农村进行了抽样调查。结论是:相对其他地区已发表的调查结果,大庆地区中小学生心理健康问题仍不容乐观;女生心理健康水平较男生差,严重心理问题也较男生多发;学生焦虑水平随年龄增长而增加,心理问题主要表现在学习焦虑、身体症状和自责等三大方面,学习压力依然是困扰中小学的主要问题;城市学生心理健康水平普遍高于县镇和乡村的学生,出现严重心理问题的几率也相对较低。

  第二份调查报告《大庆市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现状调研报告》于2015年出炉。报告显示:教师因工作繁重、班型过大以及知识不断更新导致心理困惑增多,缺乏有效调解紧张、焦虑情绪的方法;工作状态不佳、职业倦怠水平略高,幸福感低;长年与未成年孩子交往,人际关系的沟通问题明显,面对不同沟通对象,缺乏有效的沟通技巧。而学生,主要是“独生子女”习惯不良、抗挫能力差等问题。此时,我市单亲家庭学生平均比例为14.65%,留守学生为14.51%。

  第三份调查报告《大庆市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开展情况调研报告》于2017年出炉。报告显示:随着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的开展,学生、教师的心理健康状况有了很大改善,心理健康教育课逐渐成为最受学生欢迎的课程。

  2008年前,“升学率仍是衡量学校和老师优秀与否的标准,教师队伍整体学历偏低,有的素质低、人格不健全,有训斥、打骂、体罚、侮辱学生等不健康教学行为。而家庭因素中,父母多娇惯、过高期待、新宝6测速许多结构不稳定,父母离异、分居等问题都有不同显现。当时调查发现,家庭结构不稳定的学生在个别班级的占比达10%-20%。”单松涛说,调查结果显示,加强心理健康教育的全面实施,是提高我市中小学生心理健康水平的当务之急。

  2015年,学校心理辅导室的建设率为46%,实际上多是挂牌的,起不到辅导功能。单松涛说,“真正开展心理健康教育工作的学校不到15%,实际真正开展心理健康教育工作的专兼职教师不到50人,心理辅导室建设比例很高,但用于心理健康教育工作的不到10%。”那时,迫在眉睫的有四件事:增强学校的重视度、培养专业的心育老师、改变学生对心理辅导的排斥现象以及编制学习用的教材。

  2017年,在调查中,大家已接受了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工作的重要性。“也是见到了效果,学生、家长,甚至老师开始走进辅导室。”单松涛说,各中小学都配备了专兼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专职少,兼职多。心理健康教育师生比极其巨大,很多生源多、班级多的学校,一千多名学生只有一个老师。”

  还有一些其他问题。单松涛发现,“首当其冲的是老师们的业务问题。比如,很多学校配备了‘沙盘’,但沙盘的使用需要很高的技术能力,多数教师不会使用,只是摆设,今后要加大培训力度。”

  “三份调查跨度10年,但中小学生心理健康教育这项工作的发展,用了20年。”单松涛说,能一直参与其中,他感到很荣幸。

  1986年哈师大教育系毕业,单松涛即被分配到大庆市教师进修学院干训部工作。那时,中小学生教学工作不断得到重视,但关于教师、学生心理健康问题,很多教育工作者却“无意识”。心理学在教育工作中能起到什么作用?到底该怎么用?没人提。

  那会儿培训时,大伙儿常坐一起探讨,最受教育者关注、也最惋惜的莫不过年年都有成绩优异的学生,因为“怯场”而落榜。那会儿学生们“皮实”,学校还没有心理健康教育老师,而当时,心理健康这个词儿,谁提谁“别扭”。

  “我意识到这是考试焦虑,属于心理问题。”1993年,在一次中学校长的培训班上,单松涛做了一场《学校心理健康专题讲座》。“怯场”实质是“考试焦虑”,第一次,对“不皮实”学生的解读被上升到心理学视角。

  开始有“有想法”的校长与单松涛谈学生心理健康教育问题。更有“新潮”点的校长,找专人做心理辅导老师,开始摸着石头过河。“2002年时,在大庆有的学校就已经做得很好了。2003年黑龙江省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会上,张洪亮、王皓等七名教师荣获省心理健康教育教学能手称号,第三十九中学、甸中学、大庆教培中心八百垧学区第二小学被确定为省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省级教研基地。”单松涛说。

  2002年,一份呈报教育部的咨询报告——《中国东北地区中小学生心理健康状况调查报告》出炉。报告中研究对象是东三省11个城市,大庆位列其中。从这个报告中,能看到整个东北的心理健康教育环境:中小学生焦虑偏高。“提醒东北地区各城市有必要根据本地区具体结果,有的放矢地加强本地区的心理健康教育”这段话跃然纸上。

  此后一系列利好政策陆续落地:2005年,省教育厅下发《黑龙江省中小学校心理辅导室建设指导意见》;2008年,市教育局相应下发《关于在全市中小学校设立心理咨询室的通知》;2016年7月,我市《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工作的指导意见》正式出台,市教育局下发《大庆市中小学心理辅导室建设标准》,对心育老师培训方案、辅导室建设标准等都有着详细的规定……

  自从有了正式的“行政指令”,聘任15名国内知名心理健康教育专家保驾护航,编制统一教材、课程标准、规定课时,建立首批25所基地校……大庆中小学生健康教育事业一天天在变,人们的观念也一天天在改变。

  2017年8月到2018年5月,为了提高中小学心理教师的业务能力,市教师进修学院举办了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专兼职教师培训,一共13场。最初,很多人因为单位安排不得不来。后来发现,培训内容如此“接地气”,又实用有效,技术含量高,然后,不仅自己来了,把同事、新宝6测速家人、朋友也都引了来……

  心理咨询最讲究“研修”,这一系列课程在外学习自掏腰包得几万。到后几次培训时,远超当初报名人数几倍,会场坐不下了……单松涛的愿望是全市中小学教师都接受心理教育培训,将心理健康教育内容与学科教学融在一起。“所有老师都是心育老师,那中小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的目的就达到了。”但这条路还有很长要走,“面向学生、家长的个别辅导是否计入工作量,以及心理教师职称、岗位设置、新宝6测速待遇等问题,都影响着教师的积极性,很多优秀教师不愿意从事心理健康教育工作。”

( 发布日期:2019-04-04 06:19 )